医美资讯 News

年终盘点:医美“破局”2020:头部率先复苏,行业线上化提速

日期: 2020-12-09
作者: 出处:国际金融报
摘要:作为典型的线下服务行业,今年医美的开局格外低迷。“受疫情影响,2020年预计医美行业增长规模仅为5.7%,看起来增长了,但2015年至2019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是22.5%。”新氧科技CEO金星在今年8月份的美沃斯国际医学美容大会上就曾这样表示。近20%的增速降至不足6%,这被不少业内人士描述为“断崖式下跌”。

《国际金融报》记者与多位医美从业者进行了深入交流,试图复盘特殊年份下行业的发展特点,并展望未来行业的发展趋势。其中,“疫情加速了行业的洗牌,两极分化将进一步彰显”已经成为业内共识。

“今年基本上大大小小关闭了有一、两万家医美门店,尤其是在疫情之初那段时间。”11月底,华东一家医美机构内,在医美领域打拼了多年的张静然(化名)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感慨行业的不易。

的确,对于医美从业者来说,今年着实“难忘”。年初,因为防疫要求,大部分医美机构无法正常营业。加之消费者出门频率的降低以及对财务规划更为慎重,医美行业收入骤降。弗若斯特沙利文此前一度预计,中国医美服务行业2020年整体增速同比将下挫13个百分点至5.7%。

眼下年末已至,在颜值经济风口和疫情冲击“交织”下,2020年医美行业的发展到底如何?《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不少产业链上的企业发布的三季报显示,行业已呈现较为积极的态势。以新氧为例,其今年第三季度总收入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近两成,移动端平均月活跃用户相比去年同期增长约154%。

近期,《国际金融报》记者与多位医美从业者进行了深入交流,试图复盘特殊年份下行业的发展特点,并展望未来行业的发展趋势。其中,“疫情加速了行业的洗牌,两极分化将进一步彰显”已经成为业内共识。

成都市医疗美容产业协会副秘书长、成都市“医美之都”政策顾问龚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直言,疫情加速了行业内“良币驱逐劣币”的趋势。 “尾部机构关门后,他们的客户并不会停止做医美,而是会去选其它机构,头部机构被选中概率更大,从而使得客户向头部机构汇集”。

疫情冲击、头部率先复苏

作为典型的线下服务行业,今年医美的开局格外低迷。“受疫情影响,2020年预计医美行业增长规模仅为5.7%,看起来增长了,但2015年至2019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是22.5%。”新氧科技CEO金星在今年8月份的美沃斯国际医学美容大会上就曾这样表示。近20%的增速降至不足6%,这被不少业内人士描述为“断崖式下跌”。

彼时,金星称新氧调研了几千家机构,得出了今年医美市场的特点,包括增量市场萎缩,机构重点抓老客运营;手术需求暂时受到部分抑制,皮肤类项目继续增长;部分区域渠道机构反弹;价格战更加激烈,客单价进一步下滑等。

但近期,医美行业的发展态势俨然呈现出超预期的复苏景象,这从上市公司陆续披露的业绩表现即可见一斑。

产业链上游的昊海生科今年一、二季度“整形美容与创面护理产品”业务营收同比分别下降63.69%、42.63%,但三季度已经走出下跌阴影,同比增长了8.11%。

11月底,位于产业链中游的鹏爱医美国际(AIH)发布三季报:第三季度,总收入为2.813亿元,同比增长18.2%,环比增长68.7%。同月,医美互联网平台新氧科技也公布了业绩。第三季度,其实现总收入3.596亿元,同比增长18.9%。当季,新氧移动端平均月活跃用户870万,同比增长153.7%,预约服务的付费用户总数超25万,付费医疗机构数4096家,同比增长26.8%。

在公布业绩后的电话会议中,金星还透露,通过新氧平台预约的非手术类项目,已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GMV同比增长达40%。“从今年的整个时间趋势上来看,年初疫情发生过后,二、三月份是行业的最低点,到了五、六月份有一波小反弹,八、九月份相对平缓,年底通常是每年医美行业的传统销售旺季,今年在各大平台大数据的推动下,近期医美消费又迎来了一波新的热潮”。

龚伟坦言,之所以机构在当时会作出行业增速骤降的预测,原因有三方面。第一,医美机构无法正常营业。而不能开业就没有收入,导致行业增速下降;第二,求美者无法正常消费。因为全面隔离,即使医美机构恢复营业,但求美者出不了门,也无法消费;第三,更慎重的财务规划,求美者消费信心受损,相应支出被削减。

和金星的观点类似,龚伟也指出,医美行业最困难的阶段是在二、三月份,彼时几乎是停业状态。“这个阶段,不同机构的能力差距就体现出来了。能力强的机构,每天视频开会、培训;人事重新梳理薪酬体系,减除冗余开支和人员;开启直播带货,通过卖产品和预售项目,获得现金;建立客户社群,跟客户相互打气,共度时艰。能力差的机构,则只是坐以待毙。”他指出,以第一季度作为分水岭,后续二、三季度,两极分化很明显。头部机构更强,有的甚至同比增长;尾部机构丧失竞争力,部分关门倒闭,部分苦苦支撑。

由于张静然所在的机构有计划收购新的门店,所以其一直在关注机构挂牌事项。她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上海确实是有不少机构在抛售。”她指出,一些小诊所没扛住疫情的冲击,不少选择出售甚至直接关店。且至今仍有机构有意愿出售,“虽然当前行业已经回暖,但他们也担心经受不住下一波寒冬了”。

如龚伟所说,疫情发生以来,头部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显然更高。鹏爱医美国际华东区营销总监刘竞文告诉记者,相比过往,医美行业确实受到了一些冲击,但截止到今年11月,其逆势收购了包括含显赫珠三角的广东韩妃集团等共7家门店,因而整体业绩还是有所增长。“疫情发生后,我们给老会员进行了电话回访,不少客户线上下单,后续疫情稳定后,再进行下沉式的服务。所以疫情后,我们和顾客之间的粘性反而提升了”。

技术赋能、线上化提速

通过和产业链上的多家企业进行沟通,记者了解到,疫情在冲击医美行业的同时,也让行业产生了一些新的“化学反应”。

龚伟表示,过去,医美机构的数字化能力较差,相关问题也在疫情期间突显。比如,不会直播、没有小程序、不会做内容、没有团队、机构软件系统功能不足等。他认为,如何实现业务数字化,是医美机构亟待解决的问题。

不过,《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医美行业经过此次疫情之后,线上化发展已然提速,此外,借助视频面诊、直播等科技手段,医美机构的发展也进入了新阶段。其中,直播更是成为了各家的标配,被视为推动医美机构连接目标消费者、获客、转化的新引擎。

今年7月底,金星与“乘风破浪的姐姐”伊能静共同出现在了直播间。直播间里,“冻龄女神”伊能静分享了自己的保养秘笈,喊着“抗衰要趁早”。就是这样一场直播,让一些医美机构“吃到了红利”。

“正巧直播的品项热玛吉是我们鹏爱卖得非常火的一款产品,所以当时很多客户看了那场直播后就来我们门店消费了。整个8月份,我们承接了一大波的热玛吉项目,后面一直延续到了11月份。”鹏爱上海地区一位负责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事实上,鹏爱自身也在加速推进直播营销,过去一段时间,刘竞文也成了集团的主播之一。她表示,鹏爱此前是一家较为传统的医美集团,但今年疫情之下,消费者一度待在家中难以出门,决策层决定要发展线上业务,顺应消费趋势,为此董事长更是明确“拍了板”。在她看来,直播带来了客流量的激增,不少观看者通过直播间下单,然后到店进行消费。到店的顾客不仅加大了客流,而且会进行一些分享,从而形成一个庞大的引流体系,这些都促进了公司的业绩增长。

西南地区某大型医美机构方面也向记者坦言,疫情加速医美互联网化是一个必然性,直播也已经成为他们与消费者的直接交流平台。其认为,线上直播对于商品售卖与经营转化都有积极的影响。

据记者了解,目前医美企业除了选择公共平台直播外,也在运用私域流量平台。有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指出,在私域流量平台,到访用户均归属为企业主。直播内容在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前提下,有宽容的尺度。但用户的累计与运营,是一个长期的探索的过程。相比而言,在公共直播平台上,虽然企业主会有一些限制,但这些平台的垂直类用户基数大,在用心运营平台外加提供贴近用户的直播内容的前提下,对美容机构商品的销售有较好的促进作用。

事实上,顺应行业线上化提速的趋势,互联网医美平台此前就在发力,包括推出各种助推医美服务线上化的“黑科技”,今年这些科技提振行业服务效率的作用得到了进一步放大。以AI小工具为例,新氧方面向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其目前已开发包括魔镜测脸、皮肤检测、术后交流等十余款小工具,覆盖医美用户术前、术中、术后等各个关键节点。2020年前三季度,新氧AI小工具累计使用量超过了8.7亿次。

不过,也有医美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互联网化改变的只是行业信息透明度,在技术赋能、线上化提速的同时,医生面诊及治疗仍然是医美行业至关重要的环节。

行业净化、洗牌加剧

随着行业的逐渐恢复,今年医美行业的增速究竟如何?

刘竞文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对于不同机构来说,增长不能一概而论。大集团本身功底较为夯实,受影响较小;那些抗风险能力较低的机构,可能在疫情期间就已倒下;而具备一定资金积累的中型机构,全年业绩或许做不到增长,但会平稳活下去。

事实上,对于医美行业未来的整体发展状况,产业链上普遍有一个共识,即疫情加速了行业的洗牌,两极分化将进一步彰显。“疫情就是行业大考,改变就是走出了一批学霸,对机构、对消费者、对行业,都是利好。疫情很明显加速了行业洗牌,加速行业整顿。”龚伟指出。

一家大型医美机构负责人也认为,疫情虽然使得消费者推迟了医美的消费计划,但需求仍然存在,疫情防控形势向好之后,积压的医美消费需求需要得到满足。在此过程中,那些有核心竞争力的头部医院、机构脱颖而出。尤其在尾部机构倒下后,原本属于这部分机构承接的需求也转向了头部。

还有一点不得不提的是,今年疫情下,医美领域的价格战也颇为激烈,这也让一些头部机构获得了更多机会。

“没有最低只有更低。”张静然指出,在今年7、8月份行业出现复苏后,为了抢占市场,一些机构采取了“亏本营销”策略,希望消费者第一次体验后能再度消费。但低价下,很多体验并不好,最终效果往往不理想。

龚伟也告诉记者,短视的医美机构,为了当月现金流,会采用违背财务模型的低价,带着“落袋为安”心态销售项目。但事实上,当月现金流虽然能解决,但第二个月、第三个月现金流依然没有着落。并且,夸大的低价,会让机构老客户失去信任,从而不愿意继续在这类低价机构消费。他还指出,低价必然对应低质量服务,投诉和纠纷也增多。而保持价格稳定的机构,更能给消费者信心,客户反而越来越忠实,消费金额越来越大。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是两极分化,在从业者看来,这一波的洗牌也让医美行业得到了“净化”。

根据艾瑞早前发布的《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2020年)》,2019年中国医美行业实际从业医师数量38343名,但非法从业者人数至少在10万以上;在广受用户欢迎的水光针、美白针产品里,针剂正品率只有33.3%,每1支正品针剂背后伴随着至少2支非法针剂的流通;更夸张的是,在非法医美场所中,90%以上医疗美容设备都是假货。

刘竞文表示,这次疫情发生后,一些本身资质、证件不全,且抗风险能力很弱的黑医美机构已经倒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对行业也是一件好事,疫情也教育了这类黑医美的从业者,告诉他们医疗要回归本质,要敬畏医疗技术”。

目前,合规的医美行业从业者们仍表示看好行业的发展。据刘竞文透露,和国外相比,医美在中国市场的普及率和渗透率均不高,因而发展空间非常广阔。加之物质文明后“颜值经济”“网红经济”在国内风靡,中国医美市场拥有巨大的想象空间。

金星也表示,虽然当前行业整体规模已基本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但是要恢复到每年20%左右的行业正常增速,仍然需要一定时间。他进一步表示,行业增速跟医美机构投放的信心指数是直接相关的,如果疫情能得到持续、良好的控制,其相信2021年行业将逐渐恢复增速,最终达到行业常态,即实现20%左右的年增长率。届时,机构将逐渐加大对市场预算的投入,特别是在手术类医美项目上。

最新动态 / 更多>>
2021 . 07 . 22
点击次数: 0
小V脸永远是爱美女人的最爱,拯救大饼脸有很多方法,瘦脸针是大家熟知的一种,除此之外,面部吸脂也是采用率较高的一种方法。两种方法都有各自的优点。 瘦脸针“瘦脸针”的医学名称是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针剂,简称‘肉毒素’,属于神经毒素的一种,常用于解决咬肌肥大。 打瘦脸针并不痛苦,而且注射过程很快,一般需要5分钟左右的时间。医生会根据你的咬肌情况确定肉毒素的注射量,一般每侧咬肌注射3~5...
2021 . 05 . 28
点击次数: 0
摘要:市场上强调医学配方、有药物功效的化妆品层出不穷,“药妆”二字似乎给化妆品加持了“医学背景”的光环,让消费者更加放心和信赖。殊不知,很多商家宣称的“药妆”就是用化妆品套上假“医学”的外壳,让消费者误以为其具有医学功效。要明确的是,我国没有“药妆护肤品”“医美护肤品”的概念,药品就是药品,化妆品就是化妆品。5月25日是国际爱肤日,为切实提高公众科学护肤意识,引导消费者科学合理地使用化妆品,5月2...
2021 . 05 . 21
点击次数: 0
摘要:医美电商新氧科技的五月注定不太平,月初遭遇沽空机构 Blue Orca做空报告,股价下跌,虽有所回升。接着5月19日,新氧发布2021年第一度财报,业绩亏损大幅扩大,当天股价下跌4.30%,截至5月19日收盘每股报8.67美元。医美电商新氧科技的五月注定不太平,月初遭遇沽空机构 Blue Orca做空报告,股价下跌,虽有所回升。接着5月19日,新氧发布2021年第一度财报,业绩亏损大幅扩大,...
2021 . 05 . 20
点击次数: 0
摘要:日前,华创商社公布的阿里平台2021年4月护肤及彩妆板块数据显示,4月份阿里平台线上销售额同比及环比均有所下降。同时,品牌增速分化进一步明显,除花西子等少数品牌之外,大多数品牌的同比增速都有所下降。此外,另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势是,国产美妆品牌的单月销售额首次超过国际大牌。美妆国潮趋势能否继续保持强势增长成为业内关注的热点。美妆直播带货 淘宝不再一家独大阿里平台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护肤板块线上销...
2021 . 05 . 18
点击次数: 0
摘要: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化妆品监管司近日发布了《关于组织开展网络公益培训的通知》,内容包含:按照2021年全国化妆品安全科普宣传周的安排,为加强化妆品监管法规宣贯,进一步落实企业主体责任,保障化妆品质量安全,定于5月26日组织开展化妆品监管法规和相关专业知识网络公益培训。本次培训由国家药监局高级研修学院具体承办,请各省级药品监管局协助组织本辖区内的相关企业和监管人员参加培训。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化妆...
2021 . 05 . 17
点击次数: 0
摘要:几日,问轻医美的投资人又多了起来。从一种产业形态上看,所谓轻医美,到底是不是一个赛道呢?令人困惑的是:为什么医美行业发展了小40年,竟然没有出现一个轻医美的领导品牌?虽然很多人都对轻医美连锁的投资有浓厚的兴趣。轻医美确实是客观存在,只是它能否作为一种有前景有价值的投资业态?是否能够成为医美业的一条赛道?本文作者:李滨几日,问轻医美的投资人又多了起来。从一种产业形态上看,所谓轻医美,到底是不是...
028-85325680
医美&生美融合发展标准委员会


蜀ICP备19008590号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盛丰路30号
邮箱:qudaoyimei@126.com
微信:8115115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