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委会介绍 About us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潘璐 钱橙计划通讯员 杨佳妮

“身边整的朋友也挺多,找工作也很看重脸”,这个暑假,00后们涌向医美

视觉中国 供图

冰凉的手术针圆头轻轻戳在陈依婷的上眼皮,原本肿肿的单眼皮向下陷出一道折痕。18岁的陈依婷手里攥着镜子,她看着镜子里有了明显的“双眼皮”、眼睛也更大更圆的自己。她身后,父母和医生咨询着他们印象中女儿的面部“缺点”。

周一早上八点半,浙江省人民医院整形美容中心大厅里,前台的咨询电话时不时响起,护士们核对着电脑上的挂号信息一遍遍地叫号,医生匆匆进入手术室进行术前准备。暑假,往往是整形外科最忙碌的时候。

和陈依婷大致同龄的女孩们在家人的陪伴下等待着面诊或手术。据医美平台更美App发布的《2020医美行业白皮书》显示,医美消费群体趋于年轻化,95后占36%,00后占19%。据浙江省人民医院公众号介绍,整形外科和皮肤科、内分泌科一样,成为了大中专院校的学生们在暑期就诊的热门科室。

00后们在暑假涌向医美市场,而等待着手术室外的她们的会是什么?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和几个姑娘以及她们的家人聊了聊关于整形的故事。

“身边整的朋友也挺多,找工作也很看重脸”,这个暑假,00后们涌向医美

视觉中国 供图

对自己要整成什么样,女儿没有妈妈清楚

刚刚结束高考的张平平笔直地坐在椅子上,面容清秀、文静。

“大家都不弄呢,我们也差不多(不弄),大家都弄得很漂亮呢,我们也得弄一下”,李菲和浙江省人民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医师石杭燕解释带女儿来整形的原因。

四十多岁的李菲烫着卷发,面容姣好,修剪过的细眉下是深深的双眼皮。这是她二十岁出头时,和工厂女同事一起去小诊所做的,花了一千多元。那时她在厂里算是好看的姑娘,但睡眠不佳时,右眼会变成双眼皮,这让她觉得不太完美。做了双眼皮之后,“自己照镜子都开心”。

她对女儿的容貌则更加挑剔:“鼻子稍微塌了一点,眼睛的话要不要开个眼角?医生您看看这个法令纹是怎么回事?”

石杭燕则询问张平平:“你自己想做什么?”她给张平平看手机拍摄的鼻部侧面图,用红笔划出手术后的轮廓线,介绍用耳软骨和硅胶填充进行隆鼻的不同方案。张平平捏了捏自己的鼻翼,这是石杭燕说需要做切口的地方,语气有点紧张,“那我的鼻翼要不要缩一点?”

在面诊之前,张平平已经在小红书和哔哩哔哩上刷了很多整容案例。她询问医生耳软骨和硅胶材料有没有保质期,会不会像网上说的需要经常修复,硅胶会不会透光等等——她并不像母亲年轻时那么冲动和坚定。

张平平坦言,过来整形是妈妈的意见,但她隐约觉得,“现在大环境都是这样,身边(整形的)朋友也挺多的,找工作也很看重脸。”

来到这里的父母辈,大多对医美有着积极的认识。莉莉的妈妈在莉莉高中时便希望她之后能做个双眼皮,这是她年轻时想做却遗憾没有做的事。不过,家族里真正的“先行者”是莉莉的阿姨和姑妈——阿姨此前也在这家医院做了双眼皮,不久之前,姑妈在上海做了“肋骨鼻”,“效果很自然”。

“身边整的朋友也挺多,找工作也很看重脸”,这个暑假,00后们涌向医美

视觉中国 供图

医美之后有哪些好处,爸爸比女儿想得更远

董志芳等在手术室外,她一手拿着塑料袋装的肉松面包和牛奶,一手扶着行李箱——她刚刚结束单位的培训赶过来陪女儿陆敏进行手术,丈夫陆志伟则在走廊上焦急地踱步。

手术室门打开的瞬间,夫妻俩立刻站了起来。陆敏,20岁,面孔还很稚嫩,眼角有淤青和眼泪,埋线后的眼睛还红肿着,但不再是和爸爸相似的单眼皮、小眼睛。其他等待的家长,开始夸小姑娘漂亮又坚强,陆志伟笑着道谢。

“打麻醉针的时候很疼,现在还好”,陆敏从护士手里接过冰袋敷在眼睛上。董志芳有些恍惚,她想起女儿小时候胖乎乎的,总是扒拉着她的眼皮问:“妈妈你的眼睛怎么那么好看?”。“好看有什么用,还是要戴眼镜的,健康最重要了。”她总是这样回答女儿。

陆敏的变化是从大学开始的。刷短视频和各种社交平台,她感觉这是一个大眼睛占主流的审美世界。有时候她想找个麦片做早餐,推文的结尾也总会附上博主的一张自拍——依然是大眼睛、高高的鼻梁和蓬松的长发。

董志芳一开始并不同意,她劝女儿,万一哪天单眼皮流行了呢?“再过两年就要毕业找工作了,大家都那么‘卷’”,陆敏着急。

坐了四个小时车来到杭州的外地姑娘陈依婷和陆敏有相同的感受,她从不在素颜的时候自拍。

从事美术教育的父亲陈谈秋,从小给女儿化妆。妻子工作忙碌,而女儿的专业时常需要上台表演,外面的化妆师技术不如他好。他了解女儿的脸:“她的眼睛很小,有时候画眼线,一睁眼就没了。”

这也曾让陈依婷受到伤害。初中时,因为眼睛小,有同班同学把陈依婷的照片P成表情包发在班级QQ群里。开朗乐观的女儿第一次在家里大哭。从那时起,在陈依婷高考结束后整形,成了这个家庭的共识。

陈依婷点开小红书上“半藏森林整容最全解析”的视频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这是当下最流行的整容模板——一个小时后,就要进行全切双眼皮和下巴填充手术,医生也向他们展示了术后效果,但陈依婷还是不清楚自己到底想做成什么样子,尽管她觉得,整形是自己的必经之路:“现在网络那么发达,大家看到的都是美女。”

陈谈秋则想得更远,他认为整形是一件高回报的事情:“不仅是工作,之后找对象的话,也有好处。现在的生活节奏那么快……颜值就是第一关了。”他提醒女儿对做了整形手术的事情保密,“万一人家的观念不同……社会上总有人喜欢评头论足的。”

这时,莉莉也从手术室里出来了,挽着陪同她的姐姐的手,“我很满意”。喜悦之情写在她的脸上。

“身边整的朋友也挺多,找工作也很看重脸”,这个暑假,00后们涌向医美

视觉中国 供图

医生口中的另一面,整形本质是手术要慎重

医美是不是“家常便饭”?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从医生的口中听到了更多看法。

“任何手术都会存在风险,比如鼻部整形要过感染关和疤痕关。整形后留下的细微疤痕可以用粉底遮盖,但更重要的是内心强大。”石杭燕表示。

石杭燕在七月初接诊过一位00后女孩。女孩在宁波一家三甲医院做了双眼皮整形手术,术后一直感觉眼睛在抖动且无法闭合,认为手术不成功,想重新修复。然而石杭燕检查后发现,女孩的手术没有任何问题,双眼抖动的问题可能是心理因素造成的。

石杭燕在询问女孩的父亲后才知道,手术过程中医生和助手说了一句“(缝线)比较难缝”,这句话成了女孩心里的一个疙瘩,随着她不断在手机上搜索双眼皮手术失败案例,她的术后焦虑越来越严重,甚至整宿整宿地睡不着,不顾医生的建议一定要做眼部修复。父亲不得不没收了她的手机,在石杭燕的建议下带女孩看了心理医生,情况才有所好转。

石杭燕说,00后一代一般都被父母呵护得比较好,有的在心理承受能力上比较脆弱,可能并不适合整形手术。

浙江省人民医院整形外科副主任医师孙燚也见过已经交了钱、签了手术知情同意书后,最终在手术室外放弃整形的年轻人。他说,前两年医美行业无序发展,导致市场上定价混乱,很多没有正规执照的机构也混入其中,导致各种医疗纠纷。

“整形的本质还是手术,手术一定有风险,要慎重考虑。”孙燚建议,在进行整形手术前,首先要选择正规的医院和合适的医生,多看看不同医生的整形案例,建立对自己面部的了解和审美判断力,并熟悉项目的内容,尤其是项目可能存在的风险和后遗症,年轻人才能自主地和医生交流手术方案。

孙燚告诉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这几年来做医美整形的00后越来越多,以女性为主,很多外地人也会选择到杭州来做。尤其现在暑假期间,高考结束后来的学生占大多数,其中最热门的项目是眼部和鼻部整形。

“很多时候患者会说,医生你觉得怎么好看怎么弄,或者小孩子不讲话,爸爸妈妈一直替她讲,意见还不统一。孩子需要了解自己,有独立的想法。”

在医美低龄化的趋势下,孙燚并不建议未成年人进行医美项目。“一方面,未成年人的阅历不足,没有形成完善的审美体系;另一方面,他们的身体心理各方面发育还不完备,进行整形手术可能造成损伤。”

“身边整的朋友也挺多,找工作也很看重脸”,这个暑假,00后们涌向医美

视觉中国 供图

028-85325680
医美&生美融合发展标准委员会


蜀ICP备19008590号-1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盛丰路30号
邮箱:qudaoyimei@126.com
微信:8115115151